不要在鹅伤口上撒老干妈了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郝大星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ID:xqnews)

  今年6·18,大家沉浸在各个电商平台销售数据翻了几翻的时候,腾讯赢了一个官司。

  5年前,贵州一家酒企注册了“王者荣耀”的文字商标,把它印在了酒瓶上。2018年,腾讯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制止这种行为。

  大星查了一下,为了稳固自家摇钱树的商标池,腾讯一共注册了近200个“王者荣耀”类的商标。

  就是这样大户之鹅,它的请求竟然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了。

  很多年以来,作为深圳市南山区的天选之鹅,腾讯在司法界罕逢敌手,人称南山必胜客。咽不下这口气的他们,直接把国家知识产权局和贵州这家酒企告倒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结果毫无意外:

  国家知识产权局败诉。

  民告官胜诉案件结束后还不到两周,6月29日,贵州知名企业老干妈和腾讯的民事裁决书被南山区法院挂在了裁判文书网上。

  今年3月17日,腾讯诉老干妈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正式在南山区法院立案。腾讯表示,老干妈在腾讯平台上投放了千万级的广告,合同签了之后,2019年开始QQ飞车广告位占了,甚至选手们对着镜头,也捏着鼻子对瓶吹了老干妈,但老干妈就是不付钱。

  所以请腾讯法院,哦不,南山法院把老干妈名下1624.06万元的财产给冻结了。结果也毫无意外,老干妈败诉。裁定书落款的时间是:

  2020年4月24日。

  两家知名企业的案子,一个月就审完了,大星很佩服南山区法院的效率。此后的两个月,舆论对这起案件也没有反应。直到南山区法院将裁决书挂网后,才被大家看到和讨论。

  这有点不太正常。

  昨天,风口上的两家公司多次回应媒体,剧情跌宕起伏。大星注意到一个细节,很多记者去问老干妈相关判决请客,得到的回复是:

  并不知情。

  他们显然是知情的。6月10日,南山区法院就把相关文书委托贵阳市南明区法院送达了老干妈,公司随后就展开了相关调查。之后,他们确认从未与腾讯签过合同,也从未和腾讯搞过商业合作。

  而且,6月20日贵阳当地警方在接到老干妈报警后已经立案侦查。这么清晰的时间轴,怎么能说自己不知情呢?

  事件的高潮在今天下午1点20分到来了。

  贵阳公安双龙分局官方微信公号发布警方通报称,有一男两女三个中年人伪造了老干妈的全套公章,冒充老干妈的市场部经理,和腾讯签了合同。他们的目的是获取网络游戏礼包码,然后:

  出售。

  QQ飞车的礼包一个只有几块钱,攒多少能卖1000多万啊?

  南山必胜客竟然被三个靠贩卖游戏道具的中年人给耍了,这么魔幻的桥段引发了网友和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嘲讽,连腾讯自己都开启了自黑模式,调侃自己就是那个吃了假辣椒酱的憨憨企鹅。

  这个案件的未解之谜并不会因为这些调侃而淡化。大星试着问了问正在办案的朋友,他只说了三个字:

  很敏感。

  如此大的合作,仅仅伪造公章是办不到的,营业执照信息,开户行,往来邮箱地址,预付款等等环节,要是每个环节都只靠公章就能骗过,鹅厂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买卖?但现在看起来,鹅厂可能已经准备吃下这瓶特辣的哑巴亏了。

  南山必胜客其实并不如大家所说每战必胜。

  2018年夏天,他们的选秀节目《明日之子》里,有人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唱了李先生的一首歌。李先生把鹅厂告了,要求赔偿几百万并且道歉。

  后来,南山区法院判李先生胜诉,赔偿金额20万,鹅厂不用道歉。对这个结果,李先生一连说了好多次:

  不容易。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http://tech.sina.com.cn/csj/2020-07-01/doc-iirczymm0012063.s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空包网 » 不要在鹅伤口上撒老干妈了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 '); })();